专家谈治理大货车超载:不能动辄祭出刑法大纛

2019-12-13 14:50:14   【浏览】4630

视频:江苏无锡高架桥翻车事故:3人死亡,2人受伤;车辆超载的初始识别

来源:中国新闻网

治理超载不能牺牲刑法

□刘艳红(东南大学法学院院长)

在道路交通安全领域,我国刑法迄今已将酒后驾驶、追逐竞驶、校车和公交车超速等行为纳入危险驾驶罪。这些立法是相关事故发生后的紧急立法。现在,随着无锡高架桥翻车事故的发生,“卡车超载入刑”的声音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这些呼吁恰恰代表了交通管理中的情感、严厉惩罚和工具主义思维。

首先,“卡车超载”已经被刑法规范,“超载入刑”是一个假问题。《刑法》中现有的犯罪,如交通事故、疏忽破坏交通设施、疏忽以危险手段危害公共安全等,都包括因卡车超载造成交通事故和人员伤亡的交通运输行为。盲目炒作或借用“超载应受处罚”的标题只会导致对“刑法漏洞”的误解。

其次,将超载等同于酒后驾车,并确立一种新的抽象危险犯,是逃避行政责任的一种偷懒行为。防止严重社会危害的最好方法不是“将一切纳入刑法”。防止超载的最佳政策不是“纳入惩罚”,而是刑法之前的许多社会管理政策。例如,在酒后驾车被分别判刑后,近年来,许多司法管辖区都显示出减轻处罚的趋势。对于酒后危险驾驶罪(刑事拘留)并不昂贵,刑罚将继续“不附带条件”,从统一量刑到灵活应对。这不仅证实了刑法在考虑司法资源的基础上处理酒后驾驶行为的不可持续性和不适应性。

依法治“过”不容易导致刑法规范。“过度惩罚”、“昂贵惩罚”、“滥用惩罚”和“无效惩罚”一直是对刑法正义和威望的损害。因此,在交通问题的管理中,刑法不应该成为一种急于速战速决、立竿见影的社会管理法。增加新费用从来不是创新社会管理方法的有用选择。刑法作为“必要的恶”和“最后的手段”,甚至不应成为交通行政管理能力薄弱的挡箭牌,甚至受害者。

贵州十一选五 河北十一选五 福建快3 500彩票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印尼Indosat以4.5亿美元出售电信塔
下一篇:德国制造如何撕掉“低质”标签